星期日, 4月 20, 2008

做人別逢西必N --- CNN 與 國族之間的傳媒景觀

  原本星期日最理想的活動是評呂大樂的怪論述,但是我發覺近來有許多有十分狹隘的國族主義的朋友太不愛國,他們一方面以為自己很愛國,另一方面,卻又缺乏對中國政治的地理常識,故此今天想談談奧運的媒體地理學。

  在此全民皆兵非黑即白的局勢下講這番常識出黎,都預左被人踩場。我不寫大批判了,主要的論點,其實已經由李照興大致點出,要算帳的就去找李照興吧:

「對西方傳媒及其與政府的共謀確然要保持戒心,明白到掌握話語權和新聞論述技巧的重要性,比報道「真相」本身,在這時代可能更重要。但該等學者[Edward Said等] 所持的價值觀,仍是一套勇猛而獨立的思維,是先經歷西方新聞自由傳統而發出的真切批判。但這似乎在價值觀失落的中國,並不是那回事。

  想介紹的,是近年新興一門專研究媒體與空間之間關係的地理學派,這對認識整個媒體格局及影像生產十分重要。它們主要吸收了Henri Lefebvre 空間生產理論的研究框架,將影像的生產理解作不是純粹中立(non-neutral space) 的空間結果,反而,空間往往是一個由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因素建構的過程 (space as a process),如用李照興的話語,就是話語權新聞論述技巧的空間性。

  這次CNN事件,我們除了可以評價似乎代表了真相這一影像結果之外,亦要注意今次中國政府如果在媒體策略上處理的過程。唔認為要study 過程的朋友,都唔可以當中中宣部裡面個d中宣部輿情局副局長、「新聞閱評小組」組長死架bor,不去肯定他們普遍的存在,實在是太大不韙了。

  如果從空間作為過程的角度出發,我們可見看到是次中國政府十分著意如何在媒體frame整件事。由第一天開始,有關西藏的新聞已經被完全的封鎖,所有報導突然就似在人民公社的早會上廣播。



  事前各種消息封鎖、驅趕國際、香港及某些內地傳媒的舉動,已令中國在媒體上處於捱打狀態。途中遇上了CNN,正好給中國一個黃金機會,透過中宣部一如既往的媒體策略---鼓動民族情緒---讓整個事件的關注點由西藏+中共鎮壓+沒有媒體自由,轉移至媒體+西方霸權+濫用媒體自由。整個過程,是由出動國家主席去對負一個幾十年來不嬲都係咁講野既CNN傳媒仔,站在新聞部上猛烈批評西方霸權,然後死追不放來體現的,雖然有d 大蝦細或忽然發火(CNN不嬲都係咁架wor,你唔係今日先知下ma)的感覺,但是仍然能夠獲得一大片紅紅的勝利。傳媒景觀,就此如季節更替。

  畢竟,中國舉辦奧運,也不過是為了增強國族身份認同罷了。

  認知這影像空間的生產過程猶關重要,可避免只看到政府給你認識那國際尺度的「西方媒體侵略」,卻不檢討一下國家尺度裡中共如何透過媒體去frame 這次事件,很容易就被中宣部納入了它整個媒體策略的圈套,在迷失一個地理的全景視野下變成了一個「一百步笑五十步」的國族主義者。

  李照興亦描繪了中國網路世界是一個在國家監視下的「自由」媒體空間,進步左派如程翔寫文章直諫中共要被判入獄三年,內地憤青在網上鬥言論激進發起示威遊行則只遭到提點,故國內同胞的情緒在媒體結構局限裡還可以體諒與理解。但是,香港話哂都係「亞洲國際大都會」,除左文匯、大公、星島、東方、太陽、商報、都市、明報(有時)、無視、亞視等失去對政策批判性的媒體,還有其他報章及網上的渠道可以認清現在整個國際及國家媒體的地理景觀,我們已算是中國國度內最有自由及能力去理解整幅圖像的一群。但是,香港仇視西方媒體的情緒高脹,什麼也彷彿不可討論了,再容不下這最簡單的媒體地理的認知,這不是地理學者才需要懂的知識,這應該是普遍人也要明白地理常識呀。

  讓我rephrase 一下李照興的引文。不是說CNN等西方傳媒沒有問題,不過那是不是就等於我們可以以一百步笑五十步,變成了歌頌及唱好奧運呢﹖在中國這個國族/西方的二元框架設計下認識,我們勢必犧牲了正大量地被以言入罪的國民的人權、媒體自由等這些所謂「西方價值」。現在在說愛國的朋友可否想清楚,你們是否願意加入成為整個政治計劃的共謀﹖你們的主體何在﹖

1 則留言:

Puie 說...

其實在「做人別太CNN」後面,也有網民提一句:「但也別太CCTV」的,不過,似乎已被紅紅烈火吞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