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24, 2008

呂大樂正在鍥而不捨,還是政治惡搞?

  呂大樂一文似乎已經開罪了我身邊所有人。昨晚剛剛與友人討論香港總有部分知識份子有著一種喜愛標榜理性作寫作風格,同時垢藏自己政治目的的傳統,今日他就恰好在明報即席示範。

呂大樂﹕鍥而不捨還是政治惡搞?
http://hk.news.yahoo.com/080622/12/2w4yw.html

  以中大社會系教授的身份刻意瞞過與政治助理有密切關係的新動力網絡主席這一動作,姑且擱而不論。然而都很寄望教授先攪清楚1) 香港本身的實際情況及 2)「城邦」概念在香港的套用,不然會被都市研究笑掉大牙的。至少,請別一方面叫人處事要理智不要情緒化,另一方面就在浪漫化以往的殖民地管治。

參考文章:
吳志森﹕不是政治惡搞 而是政治反彈

3 則留言:

Kai 說...

「以中大社會系教授的身份刻意瞞過與政治助理有密切關係的新動力網絡主席這一動作」

這種從人物關係圖出發,以主觀臆測對方動機來否定對於立場的做法,似乎有違學者應有的嚴謹。

你可以不同意呂大樂,但可否以基於他的論點來不同意?

匿名 說...

人身攻击的谬误,通常简称作人身攻击,是指在讨论时针对或提出对方的人格、动机、态度、地位、阶级或处境等,而进行攻击或评论,并以此当作提出了理据去驳斥对方的论证或去支持自己的论点,此乃犯了人身攻击谬误。

哲学家李天命认为:「其实只要没有将品格批判当做驳论的理据,那批判就没有犯人身攻击的谬误。否则的话,父母责骂子女,法庭判辞批评罪犯的操行,便全都犯上人身攻击的谬误了。」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A%BA%E8%BA%AB%E6%94%BB%E6%93%8A%E7%9A%84%E8%AC%AC%E8%AA%A4

割禾青 說...

請看7月9日的BLOG ENTRY,我花了3小時作詳述。